2015年目标完成或不足20%新能源車政策現落差

時間:2019-09-20 08:27:10 分享到:

  一個市場的興起和發展,其實沒這麼複雜,就是消費者有需求,加上價格合理,市場自然而然就會發展起來。适當的政策引導與扶持有利于産業健康發展,但引導的目的是為了最終能實現不需要引導的發展。

  “去年是2萬輛電動車,今年可能達到5萬輛左右,但是和規劃的2015年銷量50萬輛相比,還有不小的差距。”國家能源委專家咨詢委員會主任張國寶在10月17日舉行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産業發展高峰論壇上透露了這組數據。

  國家信息中心信息資源部主任徐長明也指出:“從現在情況來看,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幾乎是零,我們估計能完成20%就不錯了。”

  曾被寄予“彎道超車”厚望的新能源車,在國家投入了真金白銀的補貼之後,目前看來,政策的力度和效果之間出現巨大的“剪刀差”。

  不過,徐長明認為:“2020年累計銷售500萬輛的目标現在看來還有可能性。”專家分析指出,我國具有發展新能源車的優勢環境,但在政策層面,仍有很多環節值得反思。

  一枝獨秀

  2013年,我國汽車産銷雙雙超過2000萬輛,連續五年蟬聯全球第一。今年,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,汽車行業仍然在工業領域中一枝獨秀。

  在汽車行業中,新能源車又被認為将引領新一輪革命。據北汽集團新能源汽車管理部部長詹文章介紹,今後幾年,北汽将有超過50億元資金投入新能源汽車産能建設和産品開發,全年30%的研發費用将用于新能源汽車的研發。

  “不論哪個國家或者汽車企業,都把研發新一代新能源汽車作為生存發展的基礎,如果誰沒有抓住這個機會未雨綢缪,就可能被時代淘汰,誰都不敢掉以輕心。”張國寶說。

  金融危機以後,歐美發達國家更加鼓勵新能源汽車的發展。從美國能源部最新的新能源汽車銷量來看,美國目前已形成每年10萬輛規模的市場。日本也提出宏大目标——到2020年,所售新車80%以上為新能源汽車。

  在政策支持下,我國也湧現一批具有國際知名度的企業,很多産品遠銷海外。同時,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接受新能源車。根據海澱駕校的一次線上調查,80%消費者認為新能源汽車是今後的發展方向。

  實際上,今年前8個月全國新能源汽車銷量寥寥,9月份以後突然爆發。據詹文章透露,目前各企業收到的訂單量都已遠遠超出生産能力。

  爆發點始于9月推出的免購置稅政策。可以說,在新能源車推廣中,政策起到了最為關鍵的作用。“在新能源汽車領域,我國的政策支持力度在全世界都是非常大的,而且越來越合理。”徐長明指出。

  潛力巨大

  除了數量沒有達标,據統計,我國電動車推廣在結構上也沒有達标——原計劃主要在私人領域推廣,結果在公共領域完成得比較好。

  賽迪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李樹翀告訴記者,從目前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來看,産品能滿足公共交通需求,但性能指标還不能很好地迎合大衆市場需求,純電動車在私人應用領域普及程度非常低,在公共交通領域也存在續航能力不足、基礎設施不便等問題。

  據介紹,我國适合新能源車初期推廣的市場較大,例如,公交車每年銷量約為5萬輛,保有量約為50萬輛。此外,環衛、物流、快遞、郵政、巡邏執法車、出租車等,加在一起也是相當龐大的規模。公共領域充電和維修都較為方便,适合發展新能源汽車。

  此外,我國具有超大規模的潛在市場。“我國到2020年汽車保有量大約能達到美國今天的水平,即2.5億輛,而且中國汽車使用模式跟美國很像,如年行駛公裡數、車型等,但我們比美國多了10億人口,再加上我國正處在高速建設期,估計未來市場需求很大。”徐長明說。

  根據國家信息中心調查,年收入20萬元以上的家庭第二輛車購買新能源車的可能性較高,預計保有量将非常可觀。

  在成本方面,電池成本也在逐漸下降,近20年來,锂電池單體成本下降了90%以上。不過張國寶指出,世界各國都把電池技術作為未來科技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,“我們在重視程度上還不如西方”。

  “綜合來看,我國發展新能源車的前景比較好。”徐長明說。

  過分依賴政策

  與美好的前景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雖然各種補貼、減免政策頻出,政策支持力度不可謂不大,但我國電動車發展的現狀并不盡如人意,尤其是在私人領域推廣不力。

  “這裡面肯定有問題需要反思。”徐長明說。

  他認為,現在新能源汽車發展承載的使命太多,如希望通過發展新能源汽車實現自主品牌汽車的彎道超車、新的經濟增長點、節能、環保……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政策目标應該更為聚焦。

  “目标一多,政策就不專一了。”徐長明說,如果目标是發展自主品牌、實現彎道超車,政策就應該鼓勵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車,而不追求量,但是各地政府往往又有發展經濟的需求;如果以環保為主要目的,就應該隻看環保性能,在采購時擯棄地方保護主義。

  對于補貼多銷量卻沒有上去的問題,徐長明表示:“我們的政策更多考慮如何促進産業發展,考慮消費者的意願相對少一點,可能使政策的方向跟消費者需求不匹配。”

  李樹翀則認為,該領域産業和市場發展過分政策化。傳統汽車市場是一個充分市場化的市場,而純電動汽車市場則完全不同,“這個市場過分依賴政策。從企業産品研發,到基礎設施建設,再到産品市場化應用,各個環節都離不開政策扶持。長期如此,一方面會抑制産業發展活力;另一方面,可能會出現政策消失時,純電動汽車市場難以拓展的風險”。

  “一個市場的興起和發展,其實沒這麼複雜,就是消費者有需求,而産品設計很好地迎合了消費者需求,加上價格合理,市場自然而然就會發展起來。适當的政策引導與扶持有利于産業健康發展,但引導的目的是為了最終能實現不需要引導的發展。”李樹翀說。

  “第三次工業革命将催生汽車産業出現颠覆性變化。我國在傳統領域和國際先進水平差距較大,短時間内難以追趕。新能源汽車如果抓住了這次機遇,差距會越來越小,如果抓不住則差距将越來越大。”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産業經濟研究部主任王曉明如是說。

[加入收藏] [打印本文] [關閉窗口] [返回頂部]

版權所有:營口順達汽車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 轉載請注明出處